秦修。

秦修,咸鱼写手,沙雕网友。
中二病晚期,还有点儿冷。
杂食,明侦粉。感谢了解。
以上。
>多年以后,愿你不负所期。<

一个和谐的明侦语c。
这里有著名侦探明灯撒老师、热情与智慧并存的何老师、可爱开朗的鬼鬼、直觉女神鸥鸥、总开脑洞的小白、专破延时的大勋、呆萌单纯的嘉尔、日常开车的大老师、高不冷男神乔乔,还有许多有趣的朋友。



侦心不改,请加入我们,一起脑洞大开。



新群,新群,新群,空皮超多,空皮超多,空皮超多!!!(注:每个角色一位扮演者,先到先得!!!)



欢迎加入这是另外的价钱。群聊号码:941964491,入群微审200+。

【魄魄】骑士今天也很心累

*文题没有太大关联

*在ooc的边缘试探

*魏晨友情客串

*算是个小段子吧


很久很久以前,鬼公主被恶龙抓走了。

公主是芒果国最美丽可爱的捣蛋鬼,这与她自带几分活泼的名字倒是相符。王后在当初生下公主时,看着这惹人喜欢的小家伙,曾觉得她一定是得到了天使的眷顾。谁曾想这样一个女孩竟天天和男生一般调皮,常常搅得国王不得安生。

国王一边后悔着当初给她起了个顽皮的名字,一边觉着如此闹下去迟早会出事。

谁知道国王的乌鸦嘴就这么灵验了。

于是他自然急得不行,立刻放出消息,征集全国勇士,务必要救回公主,一旦事成,重重有赏。

芒果国闹“龙灾”可不是一天两天了,自打边境来了个白恶龙,就举国上下人心惶惶,生怕被这龙给抓走。倒是有不怕死的勇士去除龙,都落了个有去无回的下场。

自然是没人敢去。

王后哭着对国王说,这苦命的孩子怕是凶多吉少了。国王叹着气,边安慰妻子,边用手杖敲打着地板。

身旁刚来没多久的晨军师却淡淡一笑,看起来挺自信地说:“陛下,公主一定会平安回来的。”

国王向他投去疑惑的目光。

晨军师拨弄了一下头发,嘟囔着:“她说不定还会带个女婿。”

国王差点被一口茶噎死。




鬼公主嘟着嘴坐在石头上,冰凉的感觉很不舒服。

“我的好公主,求你别生气了。”

一位翩翩少年正苦着脸,蹲在一旁朝着这位大小姐道歉。那少年的泪痣格外显眼,此刻却显得他可怜巴巴。

鬼公主眨了眨眼,好看的睫毛上下飞舞着。半晌,她才吐出一句话来:“白白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。”

得,这还在置气嘛。

苍了天了。

“我一名扬四海的恶龙没吃了你就算不错了。”少年一句话说出口,顿时觉得大事不妙。完了,又没过脑子。

只见鬼公主小脸一沉,闪闪的泪花就在眼眶里打转。

“鬼鬼鬼鬼鬼鬼,我错了还不行吗……我的大小姐哟,您饶了我吧。”

鬼公主一斜眼,就看见少年急得快出汗的模样。她有点想笑,脸色也明媚了许多。

少年松了一口气。好歹挽救回来了,不然……




这位不会撩妹的龙先生就是大名鼎鼎的白恶龙。

其实他并不像传闻中的那么凶神恶煞,无恶不作,更不会随随便便抓个人来吃。

当他刚搬到这边来时,他一度觉得这里的居民脑子可能瓦特了。不然他们怎么会冤枉一只风流倜傥的大好龙?

但他又不能化成人形到城里边走边喊“白恶龙是好龙”,那样脑子值三百亿的就是自己了。甚至可能会被抓起来。

哦,那可就太惨了。

直到有一天,陆陆续续开始有人武装齐全来向他挑战。白恶龙觉得哭笑不得,但又不会长篇大论嘴炮杀,只好出门应战。

哪知道他刚出门,对方便冲上前来。什么啊,搞偷袭的吗?不带这样玩儿的。

接下来,才是最让白恶龙吃惊的事。对方就在他面前变成了小兔子,小猫咪等毛茸茸的动物。

这就是白与晨术士的初识。

再后来啊,一个迷路的小姑娘蹦蹦跳跳地闯进了白恶龙家。她看见白恶龙和晨术士,惊呼一声:“天啊,郊外居然有帅哥!”

白恶龙有些无奈,对于这种没有自我保护意识的女孩儿,他特别想拉她去进行安全普及。倒是晨术士出于同情心,让这穿得漂亮的姑娘留宿一晚,还特意叮嘱白恶龙,说什么一定要不忘初心,做一只好龙。

他扶额。

我可是三好少龙!

不巧的是,第二天下了暴雨。三个人先是大眼瞪小眼地坐了一会儿,女孩儿就缠着要陪她玩。白恶龙听着她的撒娇心都要化了,只好不怎么乐意地答应。

还特意在最后送她回家。当然,是在晨术士的极力怂恿下。

此后,鬼公主有事没事就大老远地跑来找他们玩儿,尤其是找白恶龙。

当白恶龙发觉自己似乎动了心时,鬼却再也不来了。

等得急,晨术士提议说,来个恶龙抓公主的桥段吧。

白恶龙第二天便找不到了晨术士。

习惯了三个人的热闹,他有些落寞。

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一幕。



鬼公主不高兴自然不是因为白恶龙。她不仅早就知道了白恶龙的身份,还觉得白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她只是觉得白太过鲁莽,这样做只会让父王担心。

白恶龙又是沏茶又是陪聊,鬼公主心里挺开心,也挺温暖。她只觉得对方明明就是普通的大男孩儿,有什么可怕的。

她心想什么时候把龙先生领给父王看看。

想着,她一叉腰,说:“白白,我要以王室的名义,让你做我的……”

她突然顿住不说了。

白恶龙扭头一看,鬼公主咬着嘴唇,脸颊红扑扑的,像是害羞了。

她要说什么呢?

白恶龙懒得去想了,他认为这明明就是告白的大好时机。

于是他从背后抱住鬼公主,在她有些烫的脸颊上印上一个吻。

如愿的换来了对方久违的撒娇。

“白白!我也喜欢你!”

嗯?

白恶龙有点懵,他什么时候说自己喜欢她类似的话了?

反正,目前看起来,算是成功了。

白恶龙满意地笑了起来。



门口偷窥的甄勇士磕磕巴巴地向国王禀报了事情经过,满脸写着“没眼看”。倒是国王出奇的镇静。

“唉……”王后叹了口气。

国王看了王后一眼,又瞅了一眼贼笑的晨军师。

“女大不中留啊。”

甄勇士的内心是崩溃的。



得到允许的鬼公主高兴得睡不着觉,却也不由得担心。

这怎么说也是跨越种族的爱恋,万一白恶龙被哪位龙小姐勾搭跑了怎么办?

越想越不安,鬼公主拍了拍身边的白恶龙。

“白白,如果有一排善良纯洁又美丽的龙姐姐在你面前,你会看哪种风格的啊?”

白恶龙憋笑差点憋死。

好久,久到鬼公主有点失望时,白恶龙冷不丁冒出来一句。

“我只注视着你。”

【魏白】别忘了我

*神奇的脑洞,看着开心就好

*在ooc的边缘试探

*一切不好都属于我的锅

*算是个小段子吧

魏大勋现在整个人处于懵的状态。

也不知道自己在街上走着是怎么了,居然出现了经典言情偶像剧女主桥段。

他被车撞了。

其实喇叭声刺痛耳膜的一瞬间,他脑袋里意外地没有什么恐惧,而是不由自主地想——

我还没向小白表明心意啊。

魏大勋还是私心地悲痛了一下,觉得一段时间内不仅自己受罪还没法见白敬亭挺亏的。

可自己的一切想法似乎都是多余的。

他死了。

魏大勋现在在地府。

明明该头疼的是自己,却见阎王爷用一种极具幽怨的眼神盯着他,好像要把他吃了。

“我说我的阎王爷啊,我都死了您就别瞅了,放我去投胎吧。”

他忍不住吐槽了一句。

但很快他就知道,他错了。他因为死前怨气和遗憾积累过重,没办法顺利投胎。

阎王爷瞪了他一眼,幽幽开口道:“去把心事了结了,就能进入轮回。”一副就是因为你我才多了麻烦事加班的样子。

魏大勋愣了一秒钟。

原来我对于那家伙的执念有如此之深?!

与此同时,他又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。

我作为一只鬼怎么表白啊你倒是告诉我啊!

白敬亭最近觉得有人跟着他。仿佛走到哪都有一道锐利的目光注视着自己。一定是因为大勋的事才会出现幻觉,他想。

魏大勋车祸去世的新闻怎么压都压不下去,明明一边说着尊重死者逝者安息,却一边猛刷着热度。白敬亭有点烦躁。他此时并不希望魏大勋的名字出现在热搜榜第一的位置。

直到晚上回家时,白敬亭才发现端倪。

他才刚刚一开门,一股菜香扑面而来。待他小心翼翼走至餐桌旁,看到满桌子饭菜愣是惊了一身冷汗。

搞什么,田螺姑娘吗?!

好一会儿才缓过神,白敬亭的第一反应竟不是害怕或离开,而是出奇安静地坐下,吃了一口菜。

味道不错。

眼圈儿就这么红了,白敬亭拼了命地把泛起的酸涩掩盖住,让自己看起来镇静而从容。

连叫个外卖都不知道掩饰一下口味,恐怕真的只剩下金毛的智商了。

他轻轻笑了笑,抱怨道:“大勋,你不准备解释一下这些你最爱的菜是给我的外卖这件事吗?”

作为鬼的魏大勋怔住,忽的就有些心疼。

他只好抱住白敬亭,然后极小声地在他耳边嘀咕。

“小白,我还是挺喜欢你的。是……那种喜欢。”

该死,怎么就怂了呢?魏大勋懊丧地挠头。

白敬亭感受着一缕空气的流动和微弱的触感,轻轻叹了口气。

魏大勋觉得很温暖,一种莫名的温暖。他就不由得不愿松开他。

他又有点慌张。他想守护白敬亭,跟着他一辈子。

“别忘了我。”

对方干巴巴地吐出几个字。

魏大勋觉得小白是同意了,却又欣喜不起来。

“你也是。”

他只想这么说。